曾经在上世纪60年代走红的球鞋品牌“飞跃”又重新飞回人们的视野。不过,让这个昔日的国民球鞋尴尬的是,它在欧洲市场是售价上百欧元的潮流爆款,而在中国市场这片故土,却被贴着“廉价”、“真伪难辨”、“渠道混乱”的标签。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调查发现,飞跃鞋在国内市场有着五花八门的生产商、销售商,尽管每一家都自称“有授权”、“是正品”,但 “飞跃”真正的品牌归属仍然成谜。

同样一款飞跃鞋,在网购平台上的售价相差26倍。

市场乱:7个生产商 900个网店

北京商报记者从淘宝网搜索“飞跃鞋”,出现了900多个正在销售飞跃鞋的店铺,约5000个来自不同商家的同款鞋,售价在20-600元之间不等;再搜索“飞跃官方店”则出现约50家名称相近的商铺,其中带有“飞跃旗舰”字眼的就有数十条搜索结果。这些网上商店标记地址包括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四川等全国多地,而且这些商家全都标称自己销售的飞跃鞋“绝对正品”。

同时,飞跃鞋的生产商也五花八门。记者从多家店铺了解到,他们销售的球鞋分别来自上海飞跃、上海胶鞋一厂、上海大孚橡胶厂、浙江生龙、上海生龙、大博文等公司。

资料显示,上海胶鞋一厂是上海大孚橡胶厂的前身,后来发展成为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但北京商报记者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了解到,有两家名为“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但两家公司的注册号不同,法人及股东信息也大有差异。其中一家已在2011年注销登记,原登记地址是上海市浦东新区;另一家仍成立于2003年,目前存续在营状态,登记地址为上海市长宁区。

北京商报记者也从网络平台购买了一双飞跃鞋,商品包装袋上写着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制造商为温州弘月鞋业有限公司。记者致电包装袋上标记的联系电话,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称,“我们的鞋保证正品,温州弘月鞋业有限公司是我们公司的一家经销商,那些也都是正品”。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在实体店调查时发现,家乐福四元桥店有三款飞跃的胶鞋在售,一类经典款的飞跃鞋标示为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生产,另外两个较新款鞋的标签上写着“商标持有人: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商标被许可人: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

记者登录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官网,公司介绍一栏中写着,“享有‘飞跃牌’商标使用权”;而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的官网上则写着,“商标持有人大孚橡胶有限公司,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管理”。

之后,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接线的工作人员表示,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已于去年7月到期,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是惟一一家拥有飞跃商标使用权的厂商。她还强调,“我们和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是一起经营的,长宁区的公司是办公地点,浦东新区的公司是工厂地址”。上述工作人员还透露,温州弘月鞋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飞跃鞋曾被消费者举报,而且不是正品。

在上述被提及的几家生产商中,虽然名字同为“生龙”,但“浙江生龙”与“上海生龙”却似乎并无关联。记者查询发现,“浙江生龙”的主营业务为研发销售汽车座椅部件、安全件、器械等业务,未涉及橡胶、鞋类的生产、营销。

授权乱:授权门槛普遍偏低

销售渠道的乱象背后,品牌授权以及代理管理的乱象也在意料之中。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中得知,地址为上海市长宁区的上海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向飞跃鞋的区域销售代理收取品牌授权费3万元,押金2万元,品牌授权费可以酌情减免。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向代理商收取品牌授权费3万元,保证金3万元。温州弘月鞋业有限公司则称,不向代理商收取任何保证金、授权费等费用。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的政策是,收取代理商的保证金5000元,另外要求单次发货必须购满一箱20双以上。”

上述几家公司将“押金”、“保证金”都解释为:防止授权代理商之间恶意竞争,避免刻意压低价格,同时大多要求“经典款售价不低于39元”,但不做出高价限制。无论实体店还是网店都要遵守上述规定。

不过在市场上,飞跃鞋的售价实则是“失控”的。一家名为“国货正品球鞋店”的网店正在销售飞跃经典款球鞋,售价为23-35元,在商品详细介绍中上传了一张上海生龙鞋业有限公司的销售授权书。该店铺在2015年开始销售飞跃鞋,截至11月1日,该店铺飞跃鞋的月销量已超过1100笔。

商标乱:饱受品牌归属和假货困扰

一方面是国货飞跃正饱受品牌归属和假货的困扰,另一方面,是在市场混乱之中,这个曾经家喻户晓的球鞋品牌开始成为企业和个人抢注的对象。

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商标网查找有关“飞跃”、“feiyue”、“Feiyue”等商标字样,发现有数百条申请记录,这其中有不少从事鞋业生产、销售的公司或者个人提交商标申请,但多数都被驳回或再次申请、待审批的状态。不过也有从事机械、咨询服务的公司,商标已通过审核。

从事商经法律事务多年的企业服务汇创始人潘杰敏认为,老品牌的认知度较高,很多人希望从中分一杯羹,但相似的商标容易引起消费者误解,审核会有难度。

公开资料显示,1958年大孚橡胶厂设计出一种民用解放鞋,取名为“飞跃Feiyue”。当时以耐穿、轻软受到人们的欢迎,成为当时的“热销时尚单品”。在刚刚经济起步的年代,飞跃鞋曾创造最高销售纪录,一年的销量曾达到1000多万双。

随着国家工厂改制,飞跃的生产厂家经历一系列的变动,使得商标品牌的归属越来越模糊。资料显示,1992年大孚橡胶有限公司归入上海轮胎橡胶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又被并入上海华谊集团。在1997年,大孚橡胶有限公司投资成立上海大博文鞋业有限公司,当时“大博文”获得飞跃商标的使用权,但同年大博文鞋业转入上海兰生股份公司名下。在企业不断的合并、迁出、再合并中,飞跃的名声和财运折腾殆尽。有业内人士认为,“国企改革带来的商标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变更,是上世纪末以来各类老品牌难以避免的纠结”。

后来,一个名叫帕特里斯·巴斯蒂安的法国人在2006年法国抢注了Feiyue的国际商标,将飞跃鞋卖到了国内不曾企及的价格新高度,经过改良和宣传推广,飞跃鞋受到国外的年轻人喜爱,也引发了国人的怀旧情绪和市场的追逐。只是,商标、品牌和渠道的混乱始终是这个国民老品牌最深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