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可睿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采集系统为客户量身定制鞋服。

当林志明把可睿特科技的“随型”体型数据采集技术推向市场时,整个鞋服业界都沸腾了。“随型”的体型数据采集技术不仅让传统的鞋服企业“能够知道都是谁在买”,为“私人订制”提供了最合身的尺寸数据,还让“私人订制”走向大众化成为可能。

“随型”创业项目,正在尝试着颠覆传统鞋服产业的生态。

机器采集人体体型数据

几天前,厦门可睿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召开“智慧门店升级方案发布会”,高调宣布“随型”智慧门店方案及体型数据采集系统免费植入传统鞋服门店的规则。

“随型”的智慧门店系统和体型数据采集系统目前已在国内12个省份的大约300家鞋服门店里落地,覆盖包括了特步奥康、万鞋云商、HEYDAY等十几个品牌。安装有采集系统的门店其实相当于一家体验店,用户在那里可以量身定制,把采集的体型数据传输到生产厂家,由厂家下单直接发货,门店不再销售商品,成为正儿八经的“试衣间”。

“私人订制”并不新鲜,明星的很多礼服和箱包都是订制的,但单是专门的设计师为明星采集体型数据就是项“体力活”,所以,人工成本造成的高昂价格,始终是“私人订制”迈向大众化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可睿特科技的“随型”软硬件组合系统,让机器代替人工采集体型数据,并把三维数据转换成鞋服应用的样板和楦型数据,可以直接应用在生产加工上,人力成本自然而然就降下来了。

“随型”用机器代替人工的同时,还巧妙地改进了传统的渠道分销模式,门店完成数据采集后,传输到生产厂家,厂家直接下单发货。用户从下单到收货,没有经过任何中间环节。而传统分销模式是,从厂家经各级经销商,再到门店,最后才到达消费者手中,每增加一道环节,意味着增加了一层成本,“随型”避开了所有中间环节,意味着避开了所有加价环节。

“随型”流通环节的减少,也让“私人订制”走向大众化成为可能,这种“私人订制”价格,甚至比在门店购买还便宜。红岭魔幻工厂的一位高管在公开场合曾证实:他们花1500元定制的西装,在专卖店里要卖到5000元。

这样的“私人订制”用户喜闻乐见,对于鞋服企业来说,同样一举多得。

传统鞋服企业长期饱受高库存摧残,以产定量必然造成颜色、尺码、需求之间的不匹配,不匹配就会产生大量库存,消耗企业的大量利润,“随型”解决了传统鞋服企业的一大痛点:“可以以量定产,做到零库存。”

让“私人订制”大众化

两年多前,根据自己的行业经验,林志明发现,在大数据足够发达的今天,鞋服行业却还固守着一套无比传统的生产方式,把整个用户人群根据高矮胖瘦大致分为S、M、L、XL等几个通用尺码,用户只能根据自己的身材选择最适合的尺码,经常是,颜色搭不上尺码,尺码搭不上面料,面料搭不上款式,合适程度很难做到“高度满意”。

约定俗成的生产方式给林志明带来了商业灵感:“用户如果能够提供体型数据,工厂再根据用户的体型数据和喜好下单,这样用户不就能减少颜色、尺码、面料、款式等不同元素之间的喜好错位了吗?”

林志明联想到了明星礼服的“私人订制”模式,这样的“私人订制”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成本无异于天价,要让“私人订制”走向大众化,实现订制价格的大众化是关键。

林志明通过专门调查进一步发现,明星“私人订制”的成本很大部分来自于人工和设计师个人的品牌附加值。

传统工厂的营销渠道,产品从生产环节到用户手中,需要经过品牌运营商、不同层级的代理商,然后再到门店,每个层级必须加价才能保证利润,因此,从出厂价到终端零售价,基本上都是按倍计算,其间其实有很大的压价空间。

如果改变传统营销模式,避开中间环节并大幅降低中间成本是有可能的。在门店采集用户的体型数据,然后结合用户喜好,把尺寸图形传到工厂,工厂生产后再发货给用户,从逻辑上也是行得通的。

林志明对项目可行性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必须先研发出体型数据采集系统。

国外之前已有过类似的数据采集设备,只是价格高昂,并且不完善。林志明在鞋服行业耕耘了十几年,他倒卖过这样的设备,贵的60万-70万元,便宜的也要20万-30万元,所谓的体型数据采集也只是用机器代替了传统的人工量身,并且更加精准而已,这些数据传输到工厂后,工厂还得根据数据进行样板制作。

可睿特科技的研发团队经过两年的研发后,“随型”体型数据采集系统通过网络公测,公测信息一发布,很快就收到了一千多万软硬件订单,可睿特的“随型”一炮打响。现在的可睿特两条腿走路,一边快速铺设体型数据采集系统软硬件,另一边以软硬件作为接口,建立用户体型数据平台。

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睿特专注于研发体型数据采集系统的两年,被视为“像在韬光养晦”,鲜有人知道,可睿特一度陷入困境,甚至“差点死掉”。

在可睿特潜心于“体型数据采集设备的国产化”和“数据转化为鞋服应用技术”的研发阶段,公司其实只收到一单柒牌集团“没多少钱”的一笔业务进账。

但在接完柒牌的下单后,可睿特再也接不到新的单子,进口设备高昂的价格和数据转化技术成为可睿特难以规模化复制的坚硬壁垒,因此,如果要继续往前走,可睿特就不得不越过这道壁垒。

可睿特初战不利,只好掉过头专注于“体型数据采集设备的国产化”和“数据转化为鞋服应用”的技术研发,柒牌无意中成为磨合技术的练兵场。

但走进这一步,林志明才发现,研发过程不仅充满挑战,还需要“烧起来没完没了的大把大把的钱”。到2014年年中,创始团队募集来的第一笔300万创业资金基本上消耗一空。

创始团队给可睿特设计了两种选择:继续募集资金投入研发,或者先考虑变现。

林志明倾向于主张继续募集资金投入研发,在他的理念中,“用不成熟的产品去武装一家企业,对可睿特正在构筑中的商誉也是一种伤害”。

最后,创始团队被他说服。

创始团队“差不多已经是砸锅卖铁”募集起来的第二轮资金本来就不多,在产品冲刺阶段更经不住花,没多久,团队自己募集来的第二轮资金又消耗一空。

接下来摆在可睿特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只有尽快争取到外部资金,把这条路坚持到底才有生的可能,否则只能解散团队接受死的现实。

弘信创业工场的云创资本充当了可睿特的救世主,关键时刻的火线驰援,让可睿特脱离了困境。可睿特创始团队的创业精神首先打动了云创资本,先打磨产品的思路和产品方向也符合云创资本的投资理念。云创资本在为可睿特注入资金的同时,还帮助可睿特整合了资源,2014年底,可睿特转危为安。

2015年底,可睿特产品接受公测,在接到1000多万订单的那一夜,可睿特公司沸腾了,林志明和他的创始团队相拥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