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鞋网11月24日,位于中国女鞋之都的武侯直销鞋城和鞋都·奥特莱斯外,行人三三两两。


  与此时的温度相似,今年成都鞋业有点“冷”——虽然还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今年以来,生意难做,关门停业成为成都鞋业新常态,不时还传出鞋企倒闭、老板“跑路”的消息。

  新一轮行业“寒冬”甚至已波及成都鞋业周边:成都鞋企的一家龙头企业,由于资金问题,宣告破产,并已从其共同参与开发建设的乐至万贯鞋业产业园撤资。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园区的建设和招商引资。目前,乐至万贯鞋业产业园仅有15家企业签约入驻、2家企业投产。原本想吸引的重庆企业也无一家签约。“这是继2008年成都鞋业遭遇俄罗斯灰色清关后,最大的一次危机。”四川西部鞋都产业运营有限公司营销总监王琪说。这一次,这双“成都女鞋”还能突围么?

  身陷“三重围”

  一份来自成都海关的报告指出,目前,鞋业原材料及人力成本上涨,导致企业利润增长空间狭窄,而越南、印尼等国以低廉的劳动成本优势逐渐成长为制鞋生产基地。此外,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也对鞋业出口增加了压力。

  大环境下,以出口为主的成都女鞋,自然倍感艰难。“除了大环境不好,资金也是个问题。银行把鞋业列为高危产业,不断抽掉贷款资金。另外,客户的赊账也让企业难上加难。”成都顺煌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艳说,今年以来,客户赊欠资金已达2000余万。“我的欠款还算少,多的能欠到上亿。”

  为什么采购商赊账在成都成为了潜规则?“由于恶性竞争,许多厂家抱着怕得罪客户的心理,不与采购商签订合同。”说起成都鞋业目前的不良发展状况,王琪深感痛惜。“成都鞋企一直以来都各自为政,看似很近却互不沟通,如今随着鞋业生产基地的不断转移,越来越分散,每家工厂握着仅有的客户源,都小心翼翼,订单太金贵,拿什么去和采购商谈主动权?”在成都艾米奇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林玉春看来,“窝里斗”和“背靠背”才是成都女鞋真正的“毒瘤”所在。

  鞋企“抱团取暖”

  如何走出困境?

  王艳建了一个微信群,十来个鞋企老板是群友,竞争之外,更是朋友。“7月的一次闲谈中,聊到赊账的问题,结果大家一对质,发现有几个客户是‘老赖’。”王艳说,他们决定搞一个“揪老赖”的活动,列一个“欠款黑名单”。

  三天内,微信群从原先的十来个人,激增到百来号人。随后,一份洋洋洒洒的“老赖”名单被列出来,转发到全国各地,成都鞋企第一次从某种程度上“合作”。

  林玉春想得更远:揪完“老赖”之后呢?一份名单,或者完全追回欠款,就能让成都鞋企全部起死回生了吗?

  这样的思考也在许多鞋企老板心里存在。“咱们联手做一个联盟试一下?”

  10月,工厂联盟筹委会由7家鞋企自发成立起来,林玉春被推举为工厂联盟筹委会主任,并与鞋都·奥特莱斯达成协议,由奥特莱斯提供两年半的免租场地,形成成都鞋厂的展销中心。采购商的期待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来这是个沟通的平台,及时的信息传递,什么样的客户信誉不好,一目了然。其次,这也是个竞争的平台,别人做得好,你就要跟着学,市场会逼着大家取长补短。”林玉春介绍。

  有了想法,首批成员分多条线路开始到金堂、崇州等地走访鞋企,却频频吃“闭门羹”。免费的场地和无门槛的联盟吸引力不足?“不少鞋企处于观望状态,担心自己的客户源共享后,会减少订单。”林玉春说。

  但在成都双行线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付强看来,“新进”的客户源一定会大于“贡献”出去的客户源。“在这个市场里,你将自己的客户源分享出去,但也共享了其他鞋企的客户源,哪个划算?”付强说,如果客户源因此流失,那么只说明鞋企本身需要升级。“抱团”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有采购商已专门飞来成都了解情况。“成都鞋企的生产力绝对全国领先,但一直缺少工厂的展销平台。”沈阳南塔流星雨女鞋品牌营运中心总经理何强说,以前每次来成都要带3个人,跑一个星期才能看完常打交道的鞋厂的产品。“更多的?没有精力去看了。”

  武汉聚海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志红也对成都鞋企的工厂联盟充满期待,“这是工厂与采购商的无缝对接,我们的选择面更广,付出的成本却更少。”

  林玉春说,目前,已有100余家鞋企加入工厂联盟,打算共谋发展。

  “团结或许是唯一的路了。”王艳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三重围”下,成都鞋企的“抱团”能突围么?时间,终会给出答案。

  今年成都女鞋陷入劳动力成本上涨,人民币持续升值,各自为政的“三重围”困境,以出口为主的成都女鞋,自然倍感艰难,鞋企老板即时利用高效微信平台——揪出“老赖”,从改善“窝里斗”“背靠背”内部环境入手,团结一致,以守为攻,抱团取暖,以应对外面局面。短短一月,已有100余家鞋企加入工厂联盟共谋发展,难怪一鞋企老总感叹——团结或许是唯一的路了。经验告诉我们,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才是出路。

(环球鞋网 小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