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想一下,如果你在一堆印着耐克阿迪达斯标志的T恤中,突然发现其中的一件衣服上同时印着两家公司的标志,会不会心里瞬间一个机灵,怀疑自己的眼睛?而这种情况正在纽约曼哈顿真实发生。

上周,以恶搞出名的品牌ShirtNYC在Instagram上发布了数张“NIKE x Adidas”联名款服饰的照片,并在其后留言“此时在耐克阿迪达斯的纽约实体店中,你可以免费得到这些联名款T恤。”

难道,一直以来的死对头这次真的摒弃前嫌走到了一起?其实冷静下来之后就不难发现,这样的“世纪联名”实际上只是设计师的又一次恶搞作品,只不过之前仅是在社交网络上的图片传播,这次,则是把真正的成品藏在了品牌实体店里。

美国人喜欢恶搞与西方人的性格不无关系。另外,恶搞文化背后的社会原因是代际更替,而西方的代际关系可以说是有点“断裂”的:新一代成长起来后,一般都勇于挑战上一代的权威与地位,来创造属于自己的新事物,体现自己的新思考,这也是为什么恶搞文化主要流行在年轻人当中。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恶搞与我们平时所说的“山寨”并不一样,恶搞高于山寨之处在于它们的二次创作,更多的时候表达的是一种个性的幽默感。传播过程中,消费者也并没有产生自己买到假货的厌恶感,反而还会对恶搞的产品更加宽容,甚至“恶搞”款还可能获取比“正品”更高的欢迎度。

最近几年,恶搞在时尚圈已经有点成为“前沿”的代名词的意思了。其实早在1990年代,这股风潮就曾由滑板品牌而兴起,品牌越来越多地想拉拢追求个性化的年轻人,辗转到今天,众多潮流品牌也常常会以恶搞时装大牌的方式来赚取更高人气。

独立摄影师兼艺术家Ava Nirui在Instagram平台上拥有10万粉丝,你能经常找到她会发布一些恶搞时尚大牌的创意照片。比如CHANEL篮球、LV牙刷、Martin Margiela香烟盒等等,而其中最受追捧的便是Champion卫衣系列。之前她还宣布在自己网站上正式限量发售十件绣有Gucci Logo和玫瑰绣花的Champion恶搞卫衣,售价199美元,仅仅几分钟的时间,该款卫衣就被抢购一空。

当恶搞成为潮流之后,越来越多的时尚品牌也开始从“恶搞”中发现商机。小众潮流品牌能通过“恶搞”借奢侈品大牌之势,提升品牌知名度。

“当我发现一件成本只要40美元的衣服,却要花费700美元来购买时,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沮丧。” Ava Nirui说。于是她选择在更为平价的衣服或者物品上进行恶搞艺术的创作,这也是为什么Ava Nirui的作品“载体”大多是篮球、基本款球鞋和卫衣,但经过了二次创作,这些普通的单品也能获得一些溢价。

那些被“恶搞”的时尚大牌对这些恶搞品牌的态度也是耐人寻味。Supreme因之前在滑板上印上了LV的标志而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被迫下线了恶搞产品。但在今年年初,LV与Supreme合作的新闻成为了时尚圈的大事件,这次联名的单品包括了各式成衣、配饰、皮包等,甚至原本那款被下线的“恶搞”滑板也得到了证明,重新出现在本次的联名之中。

卫衣品牌Champion同样是经常“被恶搞”的对象,被潮流品牌Vetements恶搞后,Champion主动参与了Vetements的18大联名计划。Champion负责人表示,“看见Vetements恶搞了我们的标志后,我们觉得很有趣!”从消费者角度——尤其是年轻消费者眼中,这实在是一个拉好感的聪明之举。